北京时间昨天下午,中国足协正式公布了三级联赛的准入名单。球迷关心的江苏队最终还是没有能“抢救”过来,无缘新赛季中超。津门虎最后时刻力挽狂澜成功留在了中超当中!

3月29日,中国足协发布准入名单,天津津门虎(原天津泰达)“起死回生”,已经停止运营的江苏队无缘。空出的中超名额被沧州雄狮获得。

另外,未获得准入资格球队的球员,有权以书面形式通知原俱乐部,单方面解约。未获得准入资格的俱乐部球员,其相关转入不占用新俱乐部的国内球员转入名额,且没有数量限制。
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津门虎重生但前路艰难

大逆转!天津津门虎复活,将继续参加中超联赛。不过,天津足球虽然保住顶级联赛资格,可前路荆棘。此前泰达队已经饱受质疑,在天津的存在感降到谷底,津门虎此番“复活”容易,但想要重新站稳脚跟,不重蹈天海一年游的覆辙,赢得球迷更多的支持,还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。

本土化大旗已倒,未来何去何从?

1998年泰达整合天津三星和万科,进入职业联赛。当年泰达球队中,除去外援,有于根伟、张效瑞、孙建军、刘云飞等本土青年才俊。当时这支以天津球员为主的球队中,只有郝海涛、李时锋和方根燮3名外地球员。

也正是靠着扛起天津本土大旗,泰达俱乐部迅速征服球迷,但随着后备力量的匮乏以及模式的改变,泰达的天津籍球员越来越少。以2020年为例,泰达队中的天津球员仅有杜佳、王政豪、赵英杰和郭皓4人,这其中能称为绝对主力的,也只有郭皓一人。

对家乡情结较重的天津人来讲,本土球员的减少,正让他们对球队的感情发生微妙变化。尤其是在此前连年保级的危机时刻,还发生过球迷抨击外地球员出工不出力的事件。此次重生,津门虎要重拾本土化,还是延续泰达作风,对能否争取到球迷支持,很是关键。

殊途同归:权健冲击波后,津门虎重蹈覆辙?

2015赛季前,权健集团赞助泰达,在引援市场大笔投入,甚至在休息室直接发美元奖金提升士气。这种土豪模式冲击着泰达的原有体系。随后因6600万引进孙可事件,双方分道扬镳。

权健撤资后收购天津松江,球队迅速崛起,原泰达球员李玮锋前往权健担任总经理。权健打造的黄金阵容加上成绩的飞速提升,让大量原有的泰达球迷转投阵营。最极端时期,权健在海河教育园的主场,场场接近爆满,而泰达在水滴的上座率却连创新低。

2020年初,已经改名天津天海的权健退出中超,引发不少天津球迷的深切怀念,尽管在天津这座城市仅存在4年半的时间,但这支球队在某些时刻,却比20多年的泰达,更能引发共鸣,足以说明问题。此次殊途同归,泰达被体育局接管后,是真的能借此重生再上征程,还是重蹈权健的覆辙,一年后就崩溃退出,这是个未知。

强撑复活,新开始还是回光返照?

从1998年的救天津足球于水火,到如今告别,泰达与球迷的感情,从很熟悉到很陌生 ,从很甜蜜到很苦涩,早已没了当年的你侬我侬。

此次能在悬崖边起死回生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津门虎既然留在了天津,当然需要拿出新的态度和令人认可的成绩,否则这样的“复活”,很可能只不过是另一种死亡的开始。

江苏队“复活”失败,还要面临历史遗留问题

其实早在3月21日,距离原先的中超准入结果公布大限只剩1天,江苏足球俱乐部便已接到消息:他们未能通过新赛季中超准入。最终在新赛季16支中超球队名册中,并没有卫冕冠军江苏队。至此,江苏足球俱乐部彻底告别2021年中超联赛,而对于他们来说,接下来的历史遗留问题可能更加棘手。

外界盛传江苏足球俱乐部在3月中旬曾有机会“复活”,据了解确有此事。大约在18日,苏宁控股集团确与一家基金公司洽谈俱乐部的转让工作,甚至一位俱乐部高层曾在19日进京沟通。但最终,因为债务问题过于庞大,加上谈判时间较为紧张,双方连最基本的转让谈判都未达成一致。尽管在最后阶段,俱乐部甚至发动多方力量,力求迅速扫清外教和外援的债务问题,然而,只在一部分人的薪水纠纷事宜取得谈判突破。21日下午,因为自身存在的诸多硬伤无法得到全面解决,江苏足球俱乐部的复活方案宣告失败,当天晚上,“中超准入未能过关”的说法已经定性。

落魄至此,江苏足球俱乐部最终无缘中超。但失去在职业联盟、中国足协注册中超资格的他们,在如今这一时刻,还是以“江苏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”在工商管理部门而存在。接下来,这家有限公司的命运将会怎样?是否彻底完成注销?则是备受瞩目的另一个焦点。

大约在半个月前,俱乐部内部曾有一番讨论:即江苏足球俱乐部未被注册新赛季中超,是否可以保留“江苏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”,以待合适时机重新注册为中冠俱乐部,或者参加江苏省冠军联赛?但从目前来看,实现这一操作的难度极大。首先,无法在中超注册,说明俱乐部存在极为严重的硬伤(主要是债务问题)。而按照准入中冠联赛的审核标准,对于俱乐部财政状况的健康要求,同样是非常严格。换句话说,如果江苏足球俱乐部始终不能解决接近6亿的债务问题,即使有限公司保留若干年,然后再去报名中冠或者业余联赛,也根本无法完成注册。当然,如果俱乐部有限公司的主体始终未被注销,对于那些遭遇欠薪的一线队教练和球员来说,他们仍可提起民事诉讼进行讨薪。只是很难向中国足协申请仲裁,而是需要通过法律程序。

对于江苏足球俱乐部来说,此番未能通过中超准入,意味着他们必须直面有限公司主体究竟是被保留,还是直接注销的二选一抉择。如果保留,债务问题依然需要彻底解决;但倘若注销,便意味着公司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,同时与中国足球彻底告别。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还有一种可能,即江苏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得到保留,利用数年时间清算全部债务,之后再重新申请注册中冠俱乐部。但即便如此,原先签订长期劳动合同的球员,在今年失去注册资格那一刻起,就已经成为自由身球员。也就是说,不管结果如何,只要俱乐部今年未在中国足协和职业联盟注册,球员将被立即贴上“自由”的标签,即使他们的劳动合同还未到期,即使在表面上似乎依然属于俱乐部资产。所以,之前一度有人提出的所谓租借设想(江苏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得到保留,待债务问题得到解决后重新报名中冠,同时在解决债务问题的这段时间,将仍有长期合同在身的球员租借他队),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。换句话说,就算江苏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得到保留,利用一段时间清算全部债务,之后再重新申请注册中冠,也只能是白手起家,一切从零开始。

但据记者了解,之前有多家中甲、中乙俱乐部,在失去联赛注册资格之后,都没有直接注销俱乐部有限公司。这些年来,他们一方面是在“保壳”,同时应对各方的法律诉讼,活得颇为苟延残喘。未来,江苏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不予注销的话,恐怕多半也是这种“半死不活”的状态。

 

沧州雄狮幸运“冲超”

由于江苏没能通过准入资格审查,上赛季从中超降级的沧州雄狮又幸运的重回中超。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2月28日,获得上赛季中超联赛冠军的江苏队宣布停止运营,接下来包括吴曦、李昂、顾超以及吉翔等主力军找到了新东家。而遭遇财政问题的天津津门虎直接没有完成签字确认,只等待宣布解散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沧州雄狮以及浙江队实际上早已做好了递补的准备,尤其是沧州雄狮,他们也在积极的引援,俱乐部也都在积极的进行补强以备战新赛季的中超。按照中国足协公布的《职业联赛参赛资格递补原则及办法》,如果两个中超俱乐部均未能准入,递补球队要先按中超的上赛季排名递补,如果没有符合资格的俱乐部,再优先按中甲的上赛季排名递补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沧州雄狮(上赛季中超第16名)首先获得递补资格,然后就是浙江队(上赛季中甲第2名)。

不过,在最后关头,天津津门虎“复活”成功,仅仅江苏队无缘新赛季中超。因此,浙江队则无缘递补,沧州雄狮按照第一顺位递补成功。

沧州雄狮在上赛季的名字还叫石家庄永昌,以升班马的身份征战中超,但第二阶段表现不佳,最终在关键的保级争夺战中输给了武汉卓尔无缘保级。这一次,随着递补成功,沧州雄狮将连续2个赛季征战中超。
中超准入揭晓:江苏队“抢救失败”,津门虎“死里逃生”-建业V

从球队动态来看,沧州雄狮也是决心打好新赛季,他们在保留了奥斯卡、穆里奇和苏祖的同时,还引进了艾哈迈多夫和挪威前锋迪奥曼德;在内援方面,除了谢鹏飞基本确定加盟外,基本敲定的还有罗竞、郭皓、郑凯木、林创益、刘洋(天津)及海米提等。而浙江队也是未雨绸缪进行招兵买马,目前完成引进的内援有顾超、高迪、姚均晟和梁诺恒4名球员;外援引进方面也是动静不小,之前已经和马修斯签约,此外球队还在和长春亚泰外援卢卡斯以及江苏外援瓦卡索接触,还准备向深圳队租借两名外援。很明显,两支球队早已经未雨绸缪,但很遗憾浙江最终未能递补成功。

《体坛周报》